< 返回 歷史性的第40屆普利茲克獎,剛剛頒給一位歷史性建筑師 2018年03月14日

2018是普利茲克獎的一個歷史性年份,這個創立于1979年的建筑界最重要獎項迎來了第40年,它將榮耀加之一位與之匹配的人物——90歲的印度建筑師巴克里希納·多西(Balkrishna Doshi),其建筑生涯已經延續了近70年,最早可追溯到與勒·柯布西耶和路易斯·康兩位20世紀建筑大師的共事。

                                                                                                                巴克里希納 ? 多西

“選擇多西,有向歷史致敬的成分,同時也是對未來的開啟?!苯衲甑谝淮渭尤肫绽澘私ㄖ勗u委會的王澍告訴我,多西是到目前為止年齡最大的獲獎者。他早年作為勒·柯布西耶和路易斯·康兩位大師助手的經歷,也能勾起大家對那段歷史的回想。而在當時,這兩位大師長時間地扎根在相對貧窮的印度,在那里做了大量低收入住宅和社區建設,代表了現代建筑思想向第三世界國家的一種傳播,其建筑遺產影響至今。當然更重要的是,多西也是一個當之無愧的杰出建筑師。他一直堅持早期現代主義的樸素理想,結合印度的地域文化,直面社會問題和時代變遷,這些在目前仍然是整個世界建筑在探索的方向。

有意思的是,延續了最近幾屆普利茲克獎的不可預測,巴克里希納·多西并不是此前公眾眼中的熱門人選,不是活躍在前臺的“明星建筑師”。王澍告訴我,其實普利茲克獎的評選標準一直是“好的建筑”,但什么是好的建筑,這幾年發生了微妙的變化。

“一方面眼界更開闊了,原來是比較精英主義的,獲獎的都是著名建筑師、大師等等,現在整個世界建筑學發生了變化,更看重在不同地域和文化背景下的多樣性和差異性,而對于商業性是有警惕的。另一方面,會更多思考建筑和建筑師如何面對社會的變化,比如說財富的不平衡。建筑師也一樣,并不是做文化建筑才是好建筑師,做住宅就不是好建筑師。其實現代主義運動一開始就是反權威的,是以做低收入住宅為起點的,源頭上就帶有一種革新的氣質?!?strong style="margin: 0px; padding: 0px; max-width: 100%; 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 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從這個意義上,王澍認為,今年的評獎結果帶有一種理想主義傾向,仍然在強調回到現代主義建筑的本質。

巴克里希納 ? 多西

在王澍眼里,巴克里希納·多西是那種特別樸素地在一個地方長期扎根的建筑師,在這個商業化、信息化的時代容易被忽略。他記得,2007年他在法國獲得第一屆可持續建筑大獎的時候,就是跟多西一起獲獎的?!耙豢疵麊挝揖蜕盗?,多西是我讀書的時候學習的對象啊,我以為他已經不在了,當時就特別感慨。這次普利茲克獎頒給他,也說明這樣的建筑師在這個時代的價值重新被認識到?!?/span>

多西在今天的價值,正如普利茲克建筑獎評委會在評審辭中所說:“多年來,巴克里希納·多西的建筑創造從一而終——嚴謹認真,遠離浮華,絕不盲從潮流。他不斷地用自己的行動證明,所有的優秀建筑和城市規劃不僅要實現目的與結構的統一,還必須考慮到氣候、場地、技術和工藝,以及從最廣泛意義上對周邊環境的深刻理解和認識。項目必須超越單純的功能性,通過詩意和哲學的基底與人類的精神相關聯?!?/span>

巴克里希納·多西1927年8月26日出生在印度浦那,祖父輩兩代人均從事家具業。因自幼展現出的藝術天賦和空間理解力引起一位老師的注意,他被鼓勵報考了孟買Sir J.J.建筑學院,那是印度最古老的建筑學院。1950年印度獨立,23歲的多西登上輪船,前往倫敦。那一年的國際現代建筑協會(CIAM)恰好在倫敦北部的小鎮霍茲登舉辦,他找到機會進入會場,會上討論的正是柯布西耶為印度規劃的一座新城昌迪加爾,而多西是現場唯一的印度人。他毛遂自薦加入到昌迪加爾的項目中,隨后又參與了柯布西耶位于艾哈邁達巴德的數個項目。

盡管當時年輕的多西更多地作為協調人身份參與,他日后并不諱言柯布西耶對他精神導師般的影響。多西曾說,“柯布西耶改變了我的整個職業生涯。除了建筑,他還叫我如何做戰略家?!彼貞浛虏嘉饕浻栌讶说囊桓笔掷L圖,三個角色分別是堂吉柯德、特洛伊木馬和一頭驢子——人需要有堂吉柯德的戰斗精神,不斷與黑暗、消極力量抗爭,為此需要窮盡計謀,哪怕需要設計出特洛伊木馬,當然這一切需要永不停歇地工作,像一頭不會停止推磨的驢。

盡管從一張白紙開始的新城昌迪加爾并不像想象中那么完美,但經由柯布西耶,現代主義所代表的西方思想,內在的理性、秩序以及外在的形式進入了印度,并在此深深地扎根了??虏嘉饕畬Χ辔髦蟮膭撟饕伯a生了深刻的影響。比如,多西坦言,他在設計自宅“卡瑪拉家宅”時,運用的就是柯布西耶設計莎拉巴依別墅的光影處理與比例。

卡瑪拉家宅,1963,不同于當時的傳統印度住宅,花園被設置在了房子后方,而不是在前面,從而更好地保證私密性。 

卡瑪拉家宅,1963,晨光下的地下室。

1954年,多西從柯布西耶的事務所“畢業”,回到家鄉印度,成立了Vastu-Shilpa環境設計工作室?!爱敃r人們一度懷疑,盡管國家獨立,但印度人是沒法擺脫被殖民的奴性的”,多西也暗自發誓不再一味模仿或者不斷重復柯布西耶的建筑形式。回國60年后,在一次回顧展上,他形容這是“長達六十年的漫長旅程”——“不斷徘徊并自我追問,建筑與社會,特別是與一個獨立的印度有何關聯?!?/strong>

多西將導師柯布西耶比作“雜技演員”——充滿冒險精神,不斷挑戰規則。這源于柯布西耶自己的一首詩:“不是牽線木偶/投身于雜技表演/現象環生/他竭盡所能完成各種/高難動作……結果絲毫不差!他能人所不能?!?strong style="margin: 0px; padding: 0px; max-width: 100%; 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 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與之相比,多西更像是一個“瑜伽術士”,憑借對印度建筑深厚傳統的理解和敬畏,發展出一種與其印度的歷史、文化、本土傳統和時代變遷相和諧的建筑詞匯。少年時代的種種元素——對圣地、寺廟和熙熙攘攘街道的回憶,以及他祖父家具作坊里漆器和木材的味道——也都自然而然地融入了他的建筑之中。

比如在構想印度管理學院班加羅爾分校時,多西設計的原型就是印度南部的寺廟建筑。在那里,寺廟會成為人們的第二個家,同時也是社會和文化樞紐的原因。多西認為,校園也應如圣所一般,沒有邊界、沒有門,滿足人們溝通、交互的需求。因此他重新設計了或開放或封閉的藤架小徑、連廊和院落,將教室、會議室、圖書館和宿舍等功能區聯系起來。建筑外部的石頭墻上爬滿了藤蔓植物,內部院落和小徑中不同的景致加上色彩與光影變幻,營造出時間的實感。

印度管理學院班加羅爾分校,1977-1992(多期工程),穿過外部走廊的光影。

印度管理學院班加羅爾分校,1977-1992(多期工程),從半開放的走廊望向圖書館。

多西回憶他付諸最多努力的作品之一,是他1980年在艾哈邁達巴德建成的個人工作室桑珈(Sangath)?!霸阼笪闹?,桑珈的意思是‘一起行動’。它融合了對印度生活方式的印象和聯想,也成為一座不斷發展的、供人們溫故知新的校園。建筑結構是半地下的,并且與現場的自然環境宛如天成。一串平緩的臺階,勾勒出池塘、土堆和彎曲的拱頂——這些都是最顯眼的形式元素。內部空間的多樣性和豐富性有著不同的光質、形狀和用途,通過混凝土的使用實現統一。

桑珈建筑師工作室,1980,剖面手稿。 

桑珈建筑師工作室,1980,露天劇場的草地臺階通向桑珈的入口。

多西在1954年表示:“我應該宣誓并畢生銘記:為最底層民眾提供適當的住所?!彼ㄟ^設計一系列低收入住房項目履行了這一誓言:1989年印度中西部印多爾的阿冉亞低造價住宅項目、1982年印度艾哈邁達巴德的合作中等收入住房等。為了適應印度家庭不斷變化的社會文化需求,他顛覆了集合住宅的傳統布局,他將最大的房型設計在底層,而將最小的房型設在頂層,使得上層單元可享受露臺,并且在需要時將其轉換成一個額外的居住空間?!拔抑肋@些房子會有同一家族的幾代人居住,他們與房子產生關聯,有強烈的歸屬感,還會根據不同需求改造其中一部分空間“。

阿冉亞低造價住宅,1989,阿冉亞低造價住宅項目通過對房屋系統、庭院和迷宮般的內部通道的有機整合,容納了8萬多人在這里生活。 

人壽保險公司混合收入住房,1973。

他還通過對昌迪加爾和齋浦爾老城的規劃設計,試圖建立起一個綜合考慮交通運輸、人口結構、就業模式、基礎設施和環境開發的社區?!拔覀兡芊褡畲笙薅鹊販p少機動車出行,而提倡步行和自行車出行呢?能否改變傳統的土地使用模式,而進行綜合開發呢?能否創造多種維度的機會使得大家能一起工作呢?存在最完美的交通運輸網嗎?”

Vidhyadhar Nagar 總體規劃與城市設計,1984,平面及立面圖細密畫。通過對昌迪加爾和齋浦爾老城的分析,從而建立起一個綜合考慮交通運輸、人口結構、就業模式、基礎設施和環境開發的社區。

從20世紀80年代中期開始,多西的創作更加關注印度文化中宗教、神話、宇宙力量等形而上的方面,設計呈現出更加靈動、自由的氣質,也暗示著更深層次的自然力量。最具代表性的作品是1994年開放的艾哈邁達巴德洞穴畫廊(Amdavad ni Gufa),其中展示了印度現代主義畫家馬克布勒· 菲達· 侯賽因的作品。多西的設計靈感源自多年前與侯賽因之間的一次討論,關于如何應對氣候變化,以及地下空間的益處,藝術家和建筑師碰撞出最令人意想不到的火花?!爱嬂鹊男问胶涂臻g使得光影與記憶的神秘變幻充滿鮮活氣息。追求與眾不同,意味著要考慮結構與形式的基本問題:功能、空間和技術的意義是什么?”


艾哈邁達巴德洞穴畫廊,1994,艾哈邁達巴德洞穴畫廊旨在展示藝術家和建筑師之間的合作。

如今,年逾90的巴克里希納·多西更多地思考建筑與生活的關聯:“我們周圍的每一個物體,以及大自然本身——光線、天空、水和風暴——一切都處在和諧的交響之中。而這曲交響樂就是建筑的真諦。我的作品就是我人生的故事,不斷演進、變化和探尋……試圖剝離建筑的角色,將目光聚焦生活本身?!?/span>

“我出生于一個幾世同堂的印度教大家庭。家庭成員中最年長者已80高齡,而最小的孩子才出世幾天。在這個家族中,出生、成長、死亡可謂是更迭不斷的自然現象。相應的,我們會共同前往寺廟或是朝圣地,去進行諸多的節日慶祝、誕生慶典,以及死亡前后的儀式。正是我們對于宗教的態度讓時下的現代化印度與那個富有神話色彩的印度并存。這種悖論式的共存,我覺得意義重大,這也是談論印度生活時一個至關緊要的因素?!?/span>

得知獲得普利茲克獎時,多西說,這又一次堅定了他的信念:“當建筑與生活融為一體時,就是一場生命的慶典?!?/span>




    亚洲成在人线在线播放无码,亚洲熟女少妇乱图片区,久久亚洲精品无码av,CAOPORON_最新公开免费